2019-01-06 22:26:00 本文来源:互联网

原标题:特评:卫冕冠军的最大冷门 澳大利亚丢了最大优势

约旦门将沙菲在裁判终场哨响后,紧紧的拥抱住身边的两名队友,三人身边,另一名约旦球员因为腿抽筋倒地不起。本届亚洲杯第一个冷门终于爆出,卫冕冠军澳大利亚0-1不敌约旦,约旦的后卫巴尼亚辛在战术角球中头球得分,这粒进球最终扼杀了澳大利亚。

在此役中,澳大利亚的特点完全被扼制,他们的边路传中很少能在中路被抢到点,漏到后点的传中,又被球员轻率的一脚踢飞,我们来看一下卫冕冠军的失利原因,以及世界杯卫冕冠军魔咒,是否会在澳大利亚身上上演。

身体对抗:澳大利亚不占上风

约旦与澳大利亚,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是下半场澳大利亚疯狂围攻约旦半场,但是除了质量低下的边路传中;中路的空中球、个人强突,中路的短斜传,没有太多威胁。

原因很简单,约旦球员的身体对抗能力极强,在一对一防守时,他们根本不怕澳大利亚球员的突破和摆脱——事实上,澳大利亚在脚法上比约旦球员更粗糙,他们在个人动作频率上,比约旦球员要慢。这个情况,澳大利亚从主帅到球员,在赛前应该未预料到。

在一对一的对抗上,约旦球员可以用更多的跑动和更快的出脚,来控制澳大利亚球员的传球路线和个人突破,并且禁区内的一对一防守上,在对抗上不落下风。这样基本上把澳大利亚最大的特点、也是澳大利亚在过去十二年间在亚洲得势的基因给摧毁了,只要能够扼杀这种澳州球员建立在身体对抗上的传中以及个人突破优势,那么澳大利亚就会得势不得分。

事实就是如此,上半场第44分钟,澳大利亚的控球率达到了73%,而约旦队除了打入一球,随后还在一次任意球进攻中将球击中横梁。上半场最有威胁的三次射门,全部是来自约旦,也就是说,约旦虽然丧失了控球权,却几乎把每一次威胁进攻,都转化为射门。

原因非常简单,澳大利亚的打法完全被约旦的战术扼制住了,约旦球员在中后场中路的上抢和防守,让澳大利亚中路踢不出配合;边路进攻中,中路第一落点往往又被约旦所控制。第33分钟,澳大利亚左路传中,中路漏至右路后点,后点的澳州球员打偏,这是澳大利亚上半场唯一的机会,利用传中球在禁区内把进攻的宽度打开。

下半场,澳大利亚的射门机会,多来自传中球形成的后点射门。但很遗憾,以罗吉奇在第71分钟的后点射门来看,一旦中路受到干扰,澳州后点的射门球员,不论是脚法还是球感,都粗糙而生硬。

在射门技术不精,边路传中的中路落点被控制,前场进攻中身体对抗不占上风,澳大利亚输球也是正常。当然,上半场第43分钟约旦的手球,按照揭幕战的标准就是点球,可惜澳大利亚不是阿联酋,无法享受东道主待遇,在全部特点被扼杀时,失利不是冷门 ,而是情理之中。

亚洲杯难现世界杯卫冕冠军魔咒

亚洲杯上,一共出现了四次卫冕冠军夺冠的状况,依次是56、60年亚洲杯上的韩国队;68、72年的伊朗队;84、88年的沙特、2000、2004年的日本。从2007年开始,一直到2015年的三届亚洲杯上,卫冕冠军均无缘卫冕。

2018年世界杯上,卫冕冠军德国队上演了最丧的表演,也再次上演了卫冕冠军魔咒。从2010年开始,世界杯卫冕冠军的问题是小组无法出线,2010年的意大利、2014年的西班牙、2018年的德国。

但是在参加球队实力相差太大的亚洲,虽然2007年至2015年无人卫冕,但2007年,日本队打入半决赛;2011年,伊拉克打入八强;2015年,日本队也打入了八强。

但是,现在的澳大利亚呢?

澳大利亚是一支战术相对单调的球队,从第一战来看,实在没有多少技术出色的球员,甚至没有多少在前场禁区里能横冲直撞的球员,象卡希尔这样技术细腻的球员,更是绝迹。要不来一辆坦克式的中锋,要不来一个技术型前锋,如果两个都没有,那么战术就要更丰富,不要只会失误不断的边路传中。

如果不是最后时刻约旦球员体能下降,澳大利亚是不会获得那么多禁区内低平射门的机会,但澳大利亚身上出现世界杯的卫冕冠军魔咒,可能性却并不大。虽然澳大利亚不论是从打法还是球员能力,都能用粗糙两个形容。

B组里除了约旦,叙利亚也是一支打法硬到极点,而且在个人对抗上不输澳大利亚,不过,他们即使顶得住澳州轮番的斜传冲吊,体能却未必能撑到六十分钟以后;而巴勒斯坦确是一支鱼腩,所以澳大利亚打好剩下的两场,出线的机率还是很高的。

如果不扩军,澳大利亚很可能在只有十六支球队的情况下,首轮告负后出局,但亚洲杯扩军后,每个小组都有一支鱼腩部队,象C组,就有两支。所以澳大利亚只要体能不倒,在剩下的两场比赛,至少可以赢得四到六分。

如果拿到四至六分,澳大利亚的净胜球至少可以为零,至少可以以四个最好的小组第三名之一出线。所以,世界杯的卫冕冠军魔咒,应该在很大程度上,不会在澳州身上上演。